首頁 同濟簡介 同濟簡報 律師風采 律師文集 成功案例 新法速遞 誠納英才 聯系我們  
 
  同濟公告
我與"同濟...
山東省新的律師服務收...
同舟共濟鑄輝煌――寫...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青...
熱烈祝賀同濟律師網站...
  同濟特別提醒
山東省律師服務收費標...
委托人委托律師須知
訴訟費用交納辦法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律...
打官司怎樣請律師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青...
  新法速遞 >>更多
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訴訟指南 >>更多
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首頁>>律師論壇

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兩點問題的探討

來源:同濟律師 發布時間:2013-4-2
 
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是指承包人對于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噸謝嗣窆埠凸賢ā?86條的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是對行使優先受償權的具體指導。因為關于該項權利的法律規定還不是很全面完善,因而在實踐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問題。筆者就兩點爭議性的問題搜集了一些資料與判例,并淺談個人觀點。
    一、建筑施工中形成的債權能否轉讓,受讓人能否繼續行使優先受償權?
    【基本案情】
    2001年11月30日,甲公司與乙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施工內容為甲方的假日酒店工程。合同約定工程開、竣工日期為2001年12月26日至2002年10月31日。合同價款以最終結算價為準,乙公司包工包料。2002年7月30日,涉案工程一、二區基礎分部工程驗收合格。2003年3月11日三區基礎分部工程驗收合格。2003年4月11日,主體分部工程驗收合格。2003年3月17日,甲公司與乙公司就假日酒店的安裝工程又簽訂了補充協議。
    2002年7月至2003年4月間,乙公司數次向甲公司催要工程進度款,并以特快專遞方式送達《工作聯系單》、《現場變更簽證單》等文件,請求甲公司確認工期順延、窩工費及機械停滯費等損失。2004年4月14日,乙公司向甲公司發出債權轉移通知書稱:"貴方與公司于2001年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現在我公司因改制重組的需要,欲將我公司對貴方所享有的上述債權轉讓給丙公司。"甲公司予以簽收。2004年9月29日,甲公司另與A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施工內容為假日酒店的給水、排水、強弱電、暖通工程;2004年10月1日,甲公司與B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施工內容為假日酒店的未完土建工程。2005年10月10日,乙公司向甲公司發出了《關于解除合同的通知》。
    后丙公司向甲公司多次主張債權未果,將其訴至某省高級人民法院,列乙公司為第三人。丙公司不但要求甲公司支付欠款、賠償損失,并要求對接收的工程享有優先受償權。
    2006年1月19日,一審法院依據原被告的申請 ,委托某造價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就本案乙方已完成的涉案工程造價、甲方已支付的工程款及欠付的工程款數額進行鑒定。鑒定報告對當事人有爭議的工程量造價、有爭議的付款項目詳細列明。2006年6月,鑒定報告送達給本案三方當事人。2006年7月26日,一審法院對鑒定報告進行了庭審質證,同時鑒定機構出庭接受了當事人的質詢。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定:甲公司與乙公司所簽訂的《施工合同》意思表示真實,且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有效合同。乙公司將合同債權轉讓給丙公司,并向甲公司送達了債權轉讓通知書,符合相關法律規定。該轉讓行為系轉讓人與受讓人真實意思表示,并不損害債務人的利益,依法認定有效。丙公司因此取得乙公司應享有的合同債權。由于假日酒店工程正在施工之中,甲公司與乙公司并未就工程款最后決算,法院依據當事人申請,委托了造價部門對工程款項進行了鑒定,該結論已經經過雙方當事人庭審質證,依法應予確認。另外,依照《合同法》第286條的規定,丙公司就該工程在甲公司應付的工程款范圍內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
    甲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涉案合同因性質特殊,債權不得轉讓,且轉讓時工程項目不具備結算條件,合同雙方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無法確定。另,丙公司作為《施工合同》以外的第三人,既不是合同約定的施工方,也不是該建設項目的承包人,丙公司對涉案工程行使優先受償權于法無據。
    二審法院就上訴人的兩點問題經審理后作出了判決:1、關于債權轉讓是否合法有效的問題。乙公司已經履行了部分合同義務,取得了向甲公司請求支付相應工程款的權利。轉讓行為發生時,乙公司的此項債權已經形成,債權數額已被備案鑒定結論所確認。甲公司在接到乙公司的《債權轉讓通知書》后,并未對此提出異議,法律、法規亦不禁止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項下的債權轉讓,債權轉讓無須征得債務人同意。根據《合同法》第80條、81條的規定,二審法院確認涉案債權轉讓合法有效,丙公司因此受讓乙公司對甲公司的債權及從從權利。2、關于丙公司對涉案工程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問題。因建設工程款具有優先受償性質。建發公司基于受讓債權取得此項權利。鑒于該項建設工程目前尚未全部竣工,《施工合同》因甲公司拖欠工程款等原因而遲延履行,且,丙公司優先受償權的行使期限應從2005年10月10解除合同時起算。
    【律師評析】
    本案中的兩個焦點問題比較有代表性:
    1、關于建筑施工中形成的債權能否轉讓的問題。
在一般的合同關系中,關于債權能否轉移并無多大爭議。但因《施工合同》的特殊性,就建設工程價款而產生債權能否轉讓則存在分歧。第一種觀點認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的債權不得轉讓。理由是:(1)建筑行業與國計民生密切相關,我國法律對建筑施工單位的資質做了嚴格限定,未取得建筑行業資質的單位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禁止工程轉包,如果允許債權轉讓,對確保工程質量是不利的。(2)此類合同關系具有特殊性,合同的轉讓會破壞合同方的信賴關系,影響工程質量和發包方的合法利益(3)工程尚未竣工的情況下,工程款尚未結算,債權尚未確定,不具備轉讓條件。第二種觀點認為,本案合同債權轉讓并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或者禁止性規定,涉案合同依法可以轉讓,應認定債權轉讓有效。
    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首先,就本案來看,乙公司已經部分履行了合同,其工作成果也已階段性的通過了驗收,就已完工部分的債權關系已經確認。盡管雙方就工程款數額仍有爭議,但數額的無法確定并不影響債權的成立。在此情形下,乙公司對甲公司所享有的債權與普通債權并無區別。其次,本案債權轉讓并不損害西岳山莊的利益。通常情況下,債權人既有權要求債務人直接清償債務,也有權指定債務人向第三人清償債務。對債務人而言,向第三人清償債務等于向債權人清償債務,其法律后果都是消滅債務。本案的訴訟標的主要是工程款,屬于勞務報酬的性質。乙公司依約完成了土建工程的主體結構并驗收合格,有權取得相應的工程款。此時合法的債權已經形成,至于將工程款交給乙公司還是丙公司,本質上并無卻別。再者,乙公司就債權轉讓通知了甲公司,合同債權的轉讓符合法定條件。因此,本案中乙公司的債權轉讓已經生效。
    2、債權的受讓方能否繼續行使建設工程有限受償權?
    關于該問題,筆者也贊同一、二審法院的觀點。從權利屬性來分析,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是一種法定的擔保權。其這一屬性,也就決定了它地位的從屬性:因所擔保債權的轉移而轉移。既然本案乙公司轉讓債權的行為合法成立,則債權的受讓方也當然的取得了建設工程有限受償權。至于該權利行使的期限,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為6個月,自建設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計算。如果嚴格按照涉案合同約定的工程竣工日期計算,則丙公司已經喪失了該權利。但該工程尚未全部竣工,且甲公司因拖欠工程款等原因導致了《施工合同》的遲延履行,讓守約方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顯失公平。因此以合同解除日作為行使優先受償權期限也無不可。
    二、合同無效是否影響施工承包人行使優先受償權?
    【基本案情】
    乙公司總承包了甲公司的某一工程。雙方簽署《施工合同》后,乙公司又把該工程轉包給了丙公司,但丙公司沒有施工資質。工程竣工驗收合格后,甲公司拒付工程款。乙公司遂將甲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支付工程欠款,并就該欠款行使優先受償權。
    【律師評析】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四條規定:承包人非法轉包所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督饈汀返詼豕娑ǎ航ㄉ韞こ淌┕ず賢扌?,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據此,甲公司應當支付工程價款并無爭議。但是甲公司能否就該價款主張優先受償權確實值得探討。
    現實生活中,就該類案件中關于優先受償權的行使有兩種意見。認為施工單位不能享有優先權的一方認為:優先權屬于擔保物權,根據擔保物權的從屬性原理,主債權無效,擔保物權自然也無效。如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則承包人當然不享有建設工程優先權。因此,承包人因此對發包人享有的債權性質發生了實質性變化,已由法定優先權轉化為一般債權。另一方則認為合同無效既然不影響施工單位索要工程款,就也應該支持其建設工程優先權的主張。
    就本案而言,法院支持了前者的主張,筆者表示贊同。首先,從立法本意分析,施工合同的履行就是將勞動力與建筑材料物化于建筑產品的過程。工程款包含了大量的勞動報酬。正是鑒于業主拖欠工程款,導致許多農民工付出勞動而得不到相應的報酬。在此背景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特別規定了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其立法本意,旨在解決農民工工資拖欠的問題,平衡各方利益,緩解社會矛盾。因此,基于這樣的目的考慮,由于承包人已經投入了大量的勞力、物力,合同的無效不能直接否定承包人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其次,從權利源頭分析,建設工程優先權產生的原因是承包人的建設行為,而不是施工合同本身。訂立的合同設立的是債權而非物權,合同是否有效與否都與建設工程優先權的成立無關。在工程驗收合格的前提下,業主也應予返還承包人該建設工程的對價,發包人返還工程款的基礎是基于法律規定其應予返還的不當得利,而不是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正因為是承包人的工作完成了價值的創造,凝結了勞動者的利益,法律出于維護社會公平和秩序的政策考量,規定由發包人支付工程對價并賦予承包人優先權,允許承包人在發包人不能支付對價時,享有對該工程的折價或拍賣后的價款優先受償的權利,也符合民法等價有償的基本原則。但合同無效情形下,行使優先受償權的前提一定是工程竣工驗收合格。
    三、結語
    目前,關于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行使缺乏細化法律的依據。各地法院在審理案件過程中也有不同的判例,自由裁量空間較大。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因其牽涉部門多、人員雜、資金大等特點而較一般民商事合同糾紛更為復雜。缺乏法律依據的裁判往往不能達到定紛止爭、化解矛盾的目的。因此,制定更為詳實、具有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規實為當務之急。
編輯:王穎、張禮--律師
 
  Copyright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欢乐升级外挂膠東在線